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罗永平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琴声灯影里的中国乡愁

2015-06-26 10:15:08 来源:中国影子作者:李倩
A-A+

  幼时生活在西北,三十几年前的乡间,婚丧嫁娶,逢年过节,总会搭台唱戏。如果说真人装扮粉墨登场的秦腔大戏是难得一见的饕餮盛宴,三两艺人、四五箱笼就能出将入相的皮影戏则是熟悉亲切的家常小菜。

  黄昏中,袅袅炊烟尚未散尽,村头的空地上锣鼓嚓就先敲将起来,心里惦着外间的热闹,饭碗都捧不稳了。皮影是夜间的艺术,戏总是在夜幕深沉时开始。几尺生绢、一盏明灯,箭杆挑起皮影,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家国兴亡、悲欢离合就此铺陈开来。

  儿时所看的皮影多半是道情戏,整出戏挑杆表演全由一人,生旦净末集于一身,兼顾坐唱念白,后台四五人伴奏,一唱众和。西北民风淳朴,唱腔粗犷高亢,高潮处声如裂帛响遏行云。懵懂年纪,戏文到底唱什么其实全无概念,我衹是贪念那皮影的美到极致,为极简与极繁完美交融的迷幻影子目眩神迷。

  极简的是头面,所有的影人都是侧面,饱满的额头,挺翘的鼻梁,又细又长的凤眼直插鬓角,黑忠白奸红烈花勇,区分善恶的无非色彩。极繁的是服饰,镂空雕出的花纹玲珑细密,五彩斑斓。因为翻转腾挪于幕后,且实且虚,那影像非常之虚幻华美,与那个年代黯淡朴素的生活有天渊之别。

  散场时分,我总是徘徊不去,看戏班的人把一副副影人收在木箱里,仿佛收存一副副华美的精魂。与我,那小小木箱就是天堂了。

  后来,离开故园,城市的夜晚属于声光电,渐渐地,我把那华美影子丢了。

  三十年后,在广州,完全没有预料地,再一次邂逅皮影,琴声灯影里的乡愁,在一瞬间袭上心头。

  南人罗永平,机缘巧合,属意皮影。凝神观画,如逢故人。

  罗永平自幼习画,游历美加十数载,内心竟然存留着如此精致蕴藉的中国情怀。简笔勾勒,水墨泼洒,面部依旧是寥寥数笔疏可跑马的织细线条,似行书的活泼灵动;衣襟身段却大胆写意,摒弃了皮影人偶的精工雕琢,衹用恣肆飞扬的涂抹和浓釅饱满的色彩,如狂草的大胆张扬。戏里的偶人需箭杆牵扯方能行止进退,罗永平却用笔意让他们在宣纸上舞之蹈之,行动自如。

  罗永平的中国影子里,有种不见世故的天然真纯。或许,是因为这题材源于民间,皮影算不上什么阳春白雪,乡野的草莽活泼令它有种江湖儿女的勃然英气。二八佳人、关中刀客,妩媚处极妩媚,英武处极英武,没有扭捏作态,全然一副天真。

  罗永平的中国影子,是抒情诗,不是叙事体。从戏文里走出来的皮影,已经不见了故事里的恩怨情仇,不见了王宝钏的寒窑苦守,不见了后花园的公子落难,衹是一个个生动的瞬间,那一刻,眉头鬓边衣带襟角,是经过了线条和色彩升腾过的,中国的神态。

  关于皮影,我很愿意相信《搜神记》里那个与爱情有关的起源。那是两千多年前的故事了。爱妃李夫人染病香消玉殉,汉武帝刘彻相思难耐,无心朝政。齐人少翁言其有招魂之术,于夜晚设帐,令武帝于帐前观看,少翁以棉帛裁成女子剪影傅粉着色,明烛之下李夫人婉转再生,帝心大慰。阴阳两隔,借着这如梦一般的美丽影子,恍若重逢。

  这样的爱情,多少是令人有些唏嘘的。但真正赋予皮影生命的,却是活泼泼的民间智慧。走出深宫大院,皮影戏成熟于宋,极盛于元,至明清一代流派众多,广布中原,散播海外,长演不衰。直至近世,电影电视方与未艾,一边是那光电世界倏忽勃兴,一边是类似皮影的传统艺术无可遏止年老、衰落,制皮影的手艺、演皮影的功夫渐渐丢失在工业文明灯火不灭的夜空。在迅速变化的年代,甚至,来不及唱一曲挽歌。

  中国历朝历代,民间艺人是极度卑微的,走街串巷、四海为家,但也就是这草根的卑微,创造了有别于正史庙堂的,光华灿烂的民间传统。一代一代,他们是糊口活命的手艺,也是传承文明的薪火。它是衣食起居,它是柴米油盐,它是生的喜气盈门,它是死的哀天恸地。历经百代,这些传统因子,一丝一点地,渗入我们的血脉,便成为我们指认自身来处的文化胎记和生命基因。

  在罗永平的中国影子里,我触摸久违的乡愁。

  文/广州日报/时尚荟李倩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罗永平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