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罗永平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花心无罪贪婪有理

2015-06-26 10:16:14 来源:中国影子作者:曾敏儿
A-A+

  花心与贪婪都是人类的恶品质(但似乎也可以理解成是人之本性),而如果涉及到男人花心女人贪婪,则自动会转换成另外一种品种:万人嫌。众人皆惟恐避之不及。

  但似乎也有例外。

  罗永平是朋友圈中公认的“花心”之人,因其年龄资历自称罗伯,便又有了“花心萝卜”之称。他不仅不以为忤,反而沾沾自喜,四处自荐其“花心”品牌。说起来,罗永平从当年的习过国画的美院油画小子,到之后的广告、影视、摄影、画廊签约画家、空间设计师……身份转换频繁,却是样样精彩;又从广州到温哥华再回到广州,活动地点转换的跨度亦大,却总是如鱼得水。教人不得不得出结论:非花心男人,不能也。

  认识罗永平,当然是在草堂。那是某个冬天的午后,一丛人在棠堂的亲水平台上喝茶闲聊,堂主介绍,这是参与草堂室内设计的空间设计师。而彼时罗永平的表现是低调得可以,光是笑一笑,不说话,让我们这帮“女媒人”皆觉得此人既高深又莫测,仰慕是自然的。晚餐亦在草堂,就在罗永平的工作室“暗香小筑”,席间又来另一高人,书法篆刻家钟国康。钟大师却是高调得可以,整晚抢尽风头,后来在挥毫现场,罗永平甘当摄影师,看到场面香艳热烈,终于叫起来:哇!看来我得改行做书法家了!

  再后来,一不小心竟然从“女媒人”转行做了草堂掌柜,从整改棠堂开始,我和罗永平开始了长期而持续的紧密关系:掌柜与店小三。而在草堂,罗永平的名字还包括“平兄“,与“封兄”、“龙兄”、“文兄”平列为“草堂四兄”。(注:平兄“罗永平”,封兄“封新城”,龙兄“方锦龙”,文兄“陈文”)这时,罗永平在空间设计的专业水准与独特品味渐渐勾起了我一直企图以暗自修行来消灭的“贪婪”,我总是会悄悄地幻想:要是再有一间大房子该有多好!我甚至一个人跑去他设计的兰圃“同庆堂”,独自参观了那个万夫所指的“阳具水龙头”,衹是,最喜欢的却是那间幽雅又香艳的“洞房”(依据自然石势设计的一件美丽茶室)。后来“洞房”就成了我们之间暗号,常常一说起什么,就开玩笑,说,不如什么时候一起去“洞房”喝茶。

  认识罗永平开始,他的身份倒是固定下来,似乎不再“花心”了,一直做的是空间设计……这几年来,与草堂发生关系的各路神仙太多,钟国康算是其中长情的一个。某一天,听罗永平讲起,突然在工作室门口捡到一方印章,原来是钟大师送的,像田螺姑娘似的,送至门口石阶上,却连招呼也没一个。又某一天,带西安美女同事去工作室,一聊之下,竟然格外投机,于是青霞美女贡献陕西工艺若干,其中就有皮影。因为有猛男印章,又因为有美女献出皮影,其实可能还因为机缘正好,罗永平心中的创作欲望立刻泉涌而出。而以前衹在他嘴里见识过的国画功底,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他比任何时候都更频繁地出没于草堂,偶尔在工作室遇见,他无比大方地一指:随便挑!

  我不懂画,却懂什么是美的、好看的、喜欢的。尤其喜欢那张“兰花指”,神态与姿势都是极美,有一种传统的刻在骨子里的妩媚妖娆,况且又有我喜欢的色彩,想想挂在自家的某面墙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贪欲便从心中剧烈地升腾起来,立刻就想据为己有。那天因为被其他事情岔开,没有将“兰花指”及时收归,再去找时,却已被罗永平统统收走。我是从来没有见过罗永平如此在意、看重、小心看管过任何事物,而这一次,却是例外。有了第一次,便有了后来的每一次,从此以后,我光知道罗永平不断在画他的皮影系列,却再没有办法让自己的“贪婪”得到满足。我衹得见他一次说一次:你曾经答应过我让我随便挑的……

  二三个月转眼就过去了,这一天,却见罗永平拿来一本画册打样,名为《中国影子》,翻开足足把我吓一大跳,这几个月的皮影系列,竟然已经编辑成册准备出版了。他一再说,因为钟国康的印,因为掌柜那天带来了青霞美女,因为青霞美女的无私贡献……众人品评点评一番,好一阵热闹,之后,我却是知道,有这样的结果,其实衹因为,我的一贯低调的店小三儿,因为“花心”了十几二十年,“花心”了东西两半球,最终,因为这样那样的契机,在2009年夏天的茂德公草堂,罗永平正式开始了他内心的回归,他的回归,就是画画,或者说,是重拾画笔。这个回归是自然而然的,是由心而发的,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的,是厚积厚发的,是天时地利人和都正好的。

  这个“花心”的男人,此时此刻,是非常值得恭喜的。非常理解这样的回归对罗永平意味着什么。我们和他半开玩笑,要他扔掉赚钱的室内设计,潜心专心画画好了。我说,小三儿,艺术家都是有老婆养着的,不如,你也这么干吧!而这个一直被老婆放任着“花心”了好多年的男人,闻言捂嘴哈哈大笑,似乎此言颇合他意。谁知道?或许某一天,他真的就会被老婆安安心心地“包养”起来,在草堂快快活活地专心画画。

  而“兰花指”是我的,在这里特别郑重的申明,任何人都不能抢。罗永平听闻,回复一句:惨!遇见一个识货的掌柜,小三真没办法。因为被无条件地满足了贪婪,掌柜万分开心哪!至于罗永平被老婆“包养”,其实我们都真心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或许艺术家被养了一二三四五年后,便会自然来到另一层更为高远的境界。彼时,我们这帮抢着收藏的人便是有福了。想想未来某天我们的收藏在某个拍卖会上被人疯抢,真是大乐。而罗永平后来舍得主动送我的,是另外一副“回眸”,因为有大量的留白,就想着,应该在上面题几行字,会让画面和意境更美,于是将画仍然留在他处,等着有机会再题字上去。不禁想起来第一次见面时罗永平的怪叫。唉呀呀!听说罗永平已开始因画而字,如若真真练好了字,这个“花心”男人,便又多了一宗罪;而像我等着这样贪婪之人,怕是不知道,又会要多添几重贪欲呢。

  文/草堂掌柜曾敏儿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罗永平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